情之所至一往情深 ——淺談藝術之路

2021-04-20 10:23:30 來源: 大眾網 作者: 秦子淇
play

  縱觀上下五千年藝術長河,無數名人名家的作品膾炙人口,流傳千古。在追求藝術成就的道路上,前人留下了太多經驗和驚豔,但若靜下心來細細探究,不外乎一個“情”字,情動其中、情牽古今。所有流淌在藝術作品中的情,就像一盞盞永不熄滅的明燈,熠熠生輝,照亮每一條藝術之路。

  不同的時代所要表達的情感不盡相同。“橫眉冷對千夫指,俯首甘為孺子牛”是魯迅先生的憤慨之情,“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盡還復來”是詩仙李白的豪邁之情,“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”是詩聖杜甫憂國憂民之情,“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”是蘇軾的敬仰之情,“尋尋覓覓,冷冷清清,悽悽慘慘慼戚”是李清照的傷感落寞之情……所有不同的情感在彼時彼刻匯聚於作者胸中,有些像烈酒,愈存愈濃,有些像清飲,愈品愈醇。

  藝術之情講求情感表現的噴射和表現形式的飽滿,需要作者具備豐富的知識儲備和實踐歷程。所以,藝術之路,同樣是“讀萬卷書、行萬里路”的過程。少陵雲:“讀書破萬卷,下筆如有神”,只有博覽羣書,怡情養性,具備豐富的知識儲備,才能“腹有詩書氣自華”。書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靈感源泉,多讀書、讀好書,從書中汲取營養,善用巧用,才能直抒胸臆,有感而發。

  藝術之路亦是“行萬里路”的過程。畫山需先看山,畫水需先涉水,所有的藝術無不是藝術家們實地探訪艱辛所得,更是他們將眼睛親自看見、雙手親自創造、內心親自接收到的情感直覺與自身藝術修養的精彩撞擊。抗日戰爭時期,藝術家們深入山區、深入田間地頭,甚至親臨槍林彈雨的戰爭一線,創作了《游擊隊之歌》、《黃河大合唱》等經典曲目,直到今天,這些作品依然被大眾耳熟能詳、廣為傳唱。

  藝術,源於生活更高於生活。成功的藝術作品必須能引起共鳴。恢宏壯闊的大場景、大製作雖然能帶給我們視覺上的震撼,但真正觸動心靈、直達靈魂、“於我心有慼慼然”的卻還是某一個讓我們產生共鳴的點,這個點,毋庸置疑,就是情感的爆發點。唯有如此,才能達到既感動自己又感染更多人的目的,這也是藝術追求的至高境界。

  影片《摔跤吧,爸爸》根據真人真事改編,講述了曾經是摔跤冠軍的爸爸培養女兒成為世界冠軍的故事。如果簡單把訓練過程贅述,則顯得枯燥乏味。影片在一種輕鬆詼諧的氣氛中將觀眾輕鬆帶入,片中爸爸對女兒的練習、懲罰(剪頭髮、禁吃零食)以及責罵等,無不充滿了濃濃的父愛。故事情節一波三折,充分闡述了影片温暖歡樂又勵志的主題。導演選取了素材,卻又從中探尋到“父愛”這一表情達意的節點,也就抓住了作品的靈魂,從而獲得觀眾的強烈共鳴。當爸爸在密閉室聽到國歌響起的時刻潸然淚下,我相信所有的觀眾也會同他一起留下眼淚,這就是藝術共鳴展現的真正魅力。

  有愛,就不要吝嗇於表達。為人如此,為文亦如此。在大家的筆下,無論是娓娓道來的小抒情,還是豪情滿懷的大寫意,無不用情至深,讀來了然於心,分外親切。在季羨林《憶念寧朝秀大叔》一文提到母親時,他用平和的筆觸這樣寫到:“看到房門前的大杏樹,她會想到,這是兒子當年長爬上去的。看到房後大葦坑裏的水,她會想到,這是兒子當年洗澡的地方。回顧四面八方,無處不見兒子的影子。”讀到這兒,我們的眼前就會立刻浮現出一個從未走出過鄉村,用全部時間懷念兒子的母親的形象。當他得知母親離世的消息,“抱恨終天矣”的悵惘躍然紙上,讓我們讀來無比揪心和心疼,這就是真情的力量,無需華麗的辭藻,寥寥數筆就能將情感無限放大。

  清代詩人趙翼在《論事》中言:“李杜詩篇萬古傳,如今已覺不新鮮,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領風騷數百年”。評判藝術的標準隨着時代變遷而不斷變化創新,然而,情感表達卻深深烙印在每個年代、每種藝術形態裏。真摯的情感表達帶給作品旺盛的生命力,反之,無論多麼豪華的包裝,無論多少大牌的雲集,也只會口碑不佳、反響了了。

  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”。在藝術前行的道路上,“情”,永遠都是藝術表達永恆的主題。藝術之路,道阻且長,情在,藝術之樹方能常青,情深,藝術之路方能大放光彩。(山東師範大學歷史文化學院 秦子淇)

初審編輯:孫貴坤

責任編輯:李靜

相關新聞
推薦閲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