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播劇帶動粉絲迴流文學網站

2021-04-04 14:26:55 來源: 光明網 作者:
play

  繼2018年的都市奇幻劇《鎮魂》、2019年的古裝仙俠劇《陳情令》均以雙男主的出色表演圈粉無數後,晉江文學城的另一部武俠小説《天涯客》被改編成《山河令》,於今年2月起在網絡上熱播,再一次因“雙男主”角色引起飯圈狂歡,吸引了大批自稱“山人”的年輕粉絲。至今,《山河令》已經在海外多個平台播出,在海外平台上更新到了第18集,播放量已突破5000萬。而且已被翻譯成包括英語、西班牙語、泰語和阿拉伯語等6個語種播放。

  原著版權方:總有一些人喜歡小眾口味

  《山河令》的熱播,再加上今年還有《殺破狼》《皓衣行》等待播,有網友將此形容為“雙男主101”。不過,《山河令》原著版權代理方晉江文學城CEO黃豔明於近日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稱,所謂影視劇“雙男主101”時代只是小眾口味營造的繁榮假象。

  黃豔明

  談效果收益 帶動原著迴流漲了近三十萬

  北青報:作為原著版權代理方,您覺得這部劇改編效果怎樣,給貴網站帶來了多少收益?

  黃豔明:我們其實相當於《天涯客》作者的經紀人,所以不太去幹預劇組方的所有創作。我們只做前期的工作,幫作者賣版權,談一些跟版權有關的約定。我們對劇的影響,一般來説,限於提前約定一些作者可能特別在意的事情,比如主角不能轉換性別等。合同一旦談妥,製作方錢也付了,我們基本就從項目裏撤出來,只剩下履約監督的工作,比如製作方有沒有在約定時間內開機等。

  拍攝過程中,製作方有時會徵詢一下我們的意見,比如起用的演員符不符合原著角色,對此我們也只是建議,但不會再主動介入具體拍攝事宜。所以,我們與製作方之間沒有太多故事,更多是維護原著作者的版權利益。

  對於改編效果,我覺得和原著相差還挺大的。除了人物性格、身份背景,《山河令》幾乎重寫了一個故事,整個精神內核都不一樣了。原著講的是打破既有舊規則的概念,無論是男主,還是男配、女配,都企圖打破一箇舊有的生活狀態,跳到新的狀態中去,追求個人自由。而改編成《山河令》後,主要講的是主角們都生活在不太好的環境裏,都在嚮往光明,但是在走向光明的時候,要認清楚自己都犯了哪些錯誤,需要自我救贖和彼此救贖,用贖罪來重獲新生。

  有些網文作品被改編成影視劇的時候,如果要忠實於原著,可能會請作者當劇本顧問,或者影視方會請一些資深讀者去把關。而我們在合同上沒有跟《山河令》製作方有這方面的約定,所以拍攝出來劇情故事反差較大。

  至於改編後的收益,《山河令》播出期間,原著作品收藏大概漲了近三十萬,好多粉絲觀眾邊追劇、邊在我們網站上閲讀原著。但是相比這部片子一天幾千萬的播放量,能夠迴流到我們網站的流量是很有限的,只是它的零頭。

  評武俠劇 人物敍事手法沒顛覆傳統

  北青報:這些雙男主劇裏,除了《鎮魂》是都市奇幻劇外,《陳情令》《山河令》均為古裝(仙俠)武俠劇。這樣的人物設置敍事手法會否對傳統的武俠小説形成一種顛覆?

  黃豔明:作為武俠小説,並不是以人物之間的情感故事為主線重點的,大多都是以闖蕩江湖,恩怨情仇的故事為骨架的。

  同樣,對於《陳情令》《山河令》來説,闖蕩江湖、了結舊年恩怨的主體結構依然存在,與傳統的武俠小説一脈相傳,所不同的無非就是男女主換成了雙男主。這樣來看,也不算一種顛覆。

  北青報:掀起了這股雙男主寫作熱潮的,是當下的網文業態環境有這方面的讀者市場需求,還是網文作者之間達成了某種共識?

  黃豔明:我覺得跟網文業態的關係不太大,現實是永遠會有那麼一部分讀者喜歡更與眾不同一點的搭配,總會有一些人喜歡小眾口味,在那個小眾範圍裏交流,彼此之間尋找身份的認同感。

  比如最近熱播的比較適合大眾口味的《贅婿》《上陽賦》等劇,據一些第三方統計平台提供的數據,差不多都是單日上億的播放量;《山河令》從討論度上看起來好像很火爆,但其實播放量也就幾千萬,和大眾口味劇無法比較。小眾口味通常是邊追劇,邊不停地發彈幕,與自己同在一個圈子裏的網友跟帖討論,這樣形成一種輿論熱潮,感覺雙男主劇好像很繁榮。其實這只是一種假象。

  至於“雙男主101”,我覺得這個形容有點過了。因為這只是網文言情小説世界裏很小的一部分,它的讀者和觀眾攏共也就那麼多。每年能推出兩三部雙男主劇,就夠他們觀看的了。太多了來不及看消化不完,市場自然會出現飽和狀態。

  論風險把控 怕有人玩概念製造虛假的泛濫

  北青報:作為原著網站,是如何把控風險的?

  黃豔明:我倒不太擔心風險,怕的就是有人拿101玩概念,明明沒幾部劇,偏要製造虛假的“氾濫”,而遭遇來自各方面的風險。

  至於網站對創作的管理原則,只要我們的簽約作者守住底線紅線,我們就會抱着一個百花齊放的態度,不會去幹涉作者的創作自由的。事實上,“雙男主”這種小眾化的題材,一般的網文作者即使寫了,也幾乎沒機會走到影視化這一步。能取得成績的幾乎都是經驗豐富、認識清醒的大神作家。

  導演説 《山河令》是唯美風格“新武俠劇”

  《山河令》由成志超、馬華幹、李宏宇執導,張哲瀚等人主演,講述了天窗首領周子舒為求自由,不惜以生命為代價退出組織,命不久矣之際遇上一心滅世的鬼谷谷主温客行,兩人因捲入江湖紛爭相識相知,最終成為彼此救贖的故事。

  在馬華幹看來,他更願意將《山河令》定位為“新武俠劇”,希望將更復雜的感情放在裏面。“要讓大家多看一些他們的內心世界,雖然是武俠劇,但是每個人物不同的背景也會有不同的心理,感情同樣很複雜。”甚至,導演組賦予打鬥戲感情,“表現他們為什麼會發生這場武打、為什麼會有衝突。故事裏的主人公是互相扶持走完人生,我覺得這種風格的武俠劇用唯美飄逸的武打風格是很適合的。我們可以在他們的行動中去放大瞭解他們的感情。”

  導演之一的李宏宇也表示,從一開始為《山河令》定位時,就要求鏡頭體現都是唯美的,“包括演員的表演,我們不想是以前那種武俠劇硬邦邦歪扭扭的鏡頭,不是那種黃沙滾滾,而是很靚麗的構圖,體現出來新武俠劇的特徵。”

  從小説變為影視作品,演員的挑選可謂關鍵。對張哲瀚、龔俊、周也等年輕演員,馬華幹、李宏宇都表示十分滿意。李宏宇説,張哲瀚和龔俊戲裏和戲外都很互補,“哲瀚外向,龔俊內斂,兩個是互補的性格。”

  李宏宇介紹,在片場張哲瀚、龔俊兩人都細摳台詞,“他們很早就做功課,在讀劇本階段就對自己的台詞提出各種疑問或者是各種要求。”李宏宇透露,劇中温客行知道周子舒身上釘着七個釘後淋雨吹笛子,那場在亭子裏的戲拍了三四個通宵。

  《山河令》中還有很多戲骨演員,他們的表現也保證了整部劇的表演水準。對此馬華幹表示,拍攝《山河令》不會只顧及00後觀眾,現在很多中年人老年人也會上網看網劇,選演員首先是適合角色、適合戲。(記者肖揚  張恩傑)

初審編輯:孫貴坤

責任編輯:王豔彩

相關新聞
推薦閲讀